铁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唐公司女人帮谋变身边人控制下李显出局

发布时间:2020-02-11 03:27:31 阅读: 来源:铁丝网厂家

王者觉仁专栏之后武则天大唐公司弈局:从权力裂变到组织重构2

武则天的强人政治骤然终结后,大唐公司权力裂变不断,功臣集团和强势外戚武三思先后倒台,本已失衡的大唐公司高层势必重新洗牌。在新一轮权力博弈中,大唐公司出现了严重的“身边人控制”———与老板具有亲缘关系的“女人帮”(韦后、安乐公主等)掌控权力,毒杀李显,上演了一场“女皇模仿秀”的闹剧。

老板对于“身边人”一再放纵的结果,轻则大权旁落,重则人亡政息,中宗就是典型一例。

后武则天时代的大唐公司“女人帮”

在数千年的王朝公司历史上,男性垄断了方方面面的组织资源,制定了一套男权至上的意识形态和游戏规则,而绝大多数女性只能沦为男人的附庸,完全无法参与公司政治。

然而,武则天却颠覆了这个传统。虽然她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也无法用她掌握的权力改变当时的公司组织结构,更谈不上提高女性在公司中的地位,但是,她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世人———女人并非天生是男人的附庸,也并非注定与权力无缘,她们也有能力统治公司和男人。

尽管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武则天对男权社会的颠覆只能是一种个人行为,不可能具有制度变革的性质,但她的行为已足以对后来的女性形成强大的示范效应。后武则天时代的大唐公司中,有相当一批政治女性成了武则天的骨灰级粉丝,将其职业履历奉为励志教材和成功宝典。不难发现,在当时的一线政治女性如韦后、安乐公主、太平公主、上官婉儿等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地闪现着武则天的余光魅影。

除了这些一线女性,中宗时代的大唐公司还活跃着一群极度热衷权势的女人,她们是:长宁公主(安乐公主的姐姐),郕国夫人(韦后的妹妹),沛国夫人郑氏(上官婉儿之母),陇西夫人赵氏,内廷女官柴氏、贺娄氏,女巫第五英儿等等。

景龙年间,随着功臣集团的垮台和武三思的覆灭,中宗李显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开始毫无节制地寻欢作乐,逐步荒疏了公司治理。以韦后、安乐公主为首的“女人帮”立刻崛起,迅速攫取了公司的人事大权,俨然组成了一个与大唐吏部相平行的“第二人力资源部”。

在当时,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文盲白丁,只要能凑够三十万钱孝敬这些神通广大的女人,马上就有一张委任状递进中书省,即可立刻跻身大唐公司管理层。时人称之为“斜封官”(双关语:一指任命状的封口是斜的,一指由特殊渠道任命)。从此,形形色色的另类乌纱开始在大唐职场漫天飘飞,各式花样纷纷出炉,任君选购,不仅品种齐全,而且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由于“斜封官”的销售形势过于火爆,花钱买官的人太多,大唐吏部不得不在长安和洛阳各设两个吏部侍郎,一年遴选四次。可即便如此,每年排队等候上任的人还是有数万之多。后来,韦后、安乐公主等人干脆绕开中书、门下两省,直接把任命状下达各部司。两省的主管官员也不敢过问,只能任由这些乌七八糟的斜封官直接到各级管理岗位上任。

在后武则天时代的女人帮中,尽管不少人心里都揣着一个女皇梦,但最有资格和实力角逐董事长宝座的,还要属第一夫人韦氏。首先,她贵为皇后,在大唐公司拥有相当比例的股权;其次,她又拥有列席高管层会议、参与最高决策的权力(垂帘听政);此外,武三思死后,宗楚客、纪处讷、崔湜、郑愔等人立刻向韦后靠拢,很快组成了一个以韦后为核心的后党集团,加上外戚韦温(韦后之兄)等诸韦势力也早已进入公司高管层,以及几年来卖官鬻爵构建起来的干部人事队伍,此时的后党可谓兵强马壮、人才济济。拥有如此雄厚的博弈资本,韦后自然有理由傲视群伦,也迟早会对董事长宝座发起冲击。

中宗暴毙:韦后的“女皇模仿秀”

除了在政治上对武则天进行全面克隆外,韦后在生活上也处处向武则天看齐,其中最典型的便是豢养男宠。老情人武三思死后不久,韦后就迫不及待地找了几个更年轻的。

对于韦后强烈的干政野心和秽乱宫闱的行径,大唐公司上上下下有目共睹,唯独中宗李显始终视而不见。景龙四年(710年)四月,定州人郎岌给中宗上书,指控韦后秽乱宫闱,且有谋反企图。中宗暴怒,当即命人将其乱棍打死。时隔仅一个月,又有一个叫燕钦融的低级军官愤然上疏,说:“皇后淫乱,干预朝政,致使外戚坐大;宰相宗楚客和安乐公主等人狼狈为奸,图谋颠覆社稷!”

其实,不用别人检举揭发,李显自己对韦后的所作所为一直心知肚明。他之所以一再容忍,一方面固然是性情懦弱,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报答韦氏。当年,他们一家人被流放房陵,每当武皇的使臣一到,李显第一反应就是自杀,所幸韦氏总是安慰他:“祸福无常,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们又何必自戕?”就是这段相濡以沫的岁月,让李显在无形中对韦氏充满了依赖。当时,李显曾情不自禁地对韦后立下誓言:“如果上天垂悯,让我们重见天日,我一定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禁止。”

如今,面对燕钦融的奏疏,李显的心情既沉重又复杂。随后,李显亲自召见了燕钦融,却没作任何表态,既不嘉纳,也不怪罪,只是静静听完他的陈述便令他退下。燕钦融退出后,还没走出皇宫,便被宰相宗楚客的人活活打死了。

燕钦融事件虽然不了了之,没有对韦后造成任何实质伤害,但却让她感到了强烈不安。因为,燕钦融指控她犯了淫乱和谋逆大罪,而中宗竟然不对燕钦融进行任何惩处,这无异于默认其指控均属事实。既然如此,韦后的处境就相当不妙了。虽说李显在她面前始终轻声细语,一贯温柔得像绵羊,可毕竟是握有生杀大权的皇帝,一旦翻脸,韦后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思虑及此,韦后决定先下手为强,提前采取夺权行动。随后,她找来了和她一样拥有女皇梦的女儿安乐公主,一番计议之后,一个弑君计划就出笼了。

景龙四年六月初二,李显吃下一碗韦后母女亲手制作的面食,突然七窍流血,暴毙于神龙殿。韦后立刻封锁中宗驾崩消息,于次日召集宰相入宫议事,随后紧急征调五万士兵进入长安戒备,并把这支卫戍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了韦捷(韦后侄子,娶韦后女成安公主)、韦灌(韦后侄子,娶韦后女定安公主)、韦璿(韦后族弟)、韦播(韦后侄子)、高嵩(韦后外甥)等人,同时全城戒严。

六月初四,韦后召集文武百官,正式发丧,改元唐隆,并命韦温总领朝廷内外兵权(总知内外守捉兵马事)。同日,韦后将后党成员裴谈、张锡、张嘉福、岑羲、崔湜全部擢为宰相。六月初七,韦后拥立中宗幼子、年仅十六岁的李重茂即位,本人则以皇太后身份临朝听政。

短短几天时间,韦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攫取了大唐公司的最高权柄,并牢牢控制了中枢政局。数日后,后党核心成员韦温、宗楚客、武延秀(安乐公主的新夫婿)、赵履温、叶静能等人迫不及待地呈上密奏,“共劝韦后遵武后故事”,并“称引图谶,谓韦氏宜革唐命。”

一场以武周革命为样板的女皇模仿秀,就此拉开序幕。在韦后看来,此时要篡夺董事长宝座已如同探囊取物般容易。然而她并不知道,等待在她前面的,并不是万众瞩目的权力巅峰,而是身死族灭的万丈深渊。仅仅半个月后,韦后集团就在一夜之间彻底覆灭(具体过程下篇交代)。

其实,韦后的这场女皇模仿秀,从一开始就注定是要失败的。原因很简单:武则天是个真正的政治家,而韦后只是一个政坛暴发户。

武则天三十六岁就开始垂帘听政,六十岁以太后身份临朝称制,直到六十六岁才发动革命登基称帝,时隔整整三十度春秋,其步伐是何其沉稳,其心机又是何其缜密。换言之,为了实现女皇梦,武则天花了将近半生的时间做准备工作,其间耗费的精力、心血,付出的种种代价,都是常人无法想象也难以承受的。

反观韦后,从神龙元年开始垂帘听政,前后不过五年,而且前期大权独揽的还不是她,而是武三思。所以,无论是在收拾人心、铲除政敌方面,还是在掌握实权、建立威望方面,韦后都还做得非常不够。而且,在刚刚毒死中宗、临朝摄政的几天后,她便急不可待地启动了称帝计划,准备一鼓作气革掉李唐王朝的命。

武则天之所以貌似轻巧地发动武周革命,前提是她已通过半生经营成长为铁腕无敌的政治巨人,完全掌控了恩威刑赏的权柄,并可自如驾驭所有高管,才能将整个大唐公司牢牢握在手中,进行翻云覆雨的企业改组。而韦后呢?仓促夺权使她根本不可能拥有主宰整个公司的实力,也来不及对大唐的组织结构进行有效重组,更来不及让她的势力渗透到组织的每一个角落。换句话说,作为老板“身边人”的韦后,即便占据权力金字塔的顶端,更换了一批公司高管,也不可能全面操控大唐企业的权力机器。

因此,韦后的女皇模仿秀,注定只能是一场闹剧。让这场闹剧迅速收场的,就是临淄王李隆基。下一篇,我们关注李隆基这个小股东如何完成资本积累及两度重组董事会,最终牢牢握住大唐公司的最高权柄。

【作者介绍】王者觉仁,本名王林,新锐历史作家,出版有《喋血的权杖》、《天裂九世纪》、《权力无间道》等书。

广州代理记账网

签证延期

工商税务代理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