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争夺全球金融制高点

发布时间:2021-01-25 16:15:21 阅读: 来源:铁丝网厂家

争夺全球金融制高点

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利用货币特权制造货币泡沫以掠夺其他国家财富和资源,就遭到许多学者和政治家的严厉谴责。法国总统戴高乐及其最亲密经济顾问雅克·鲁夫的批评举世知名,是国际货币历史上的经典故事。  戴高乐在1965年说:“美国享受着美元所创造的超级特权和不流眼泪的赤字,用一钱不值的废纸去掠夺其他民族的资源和工厂。”  创造新的国际货币以挑战美元霸权,是戴高乐和几代法国政治家的共同使命,欧元则是最重要的成就。  雅克·鲁夫在1961年说:“当代国际货币体系已经沦落为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欧洲各国辛辛苦苦赚回美元和英镑,然后又毫无代价地拱手返还给发行这些货币的国家,就好像小孩子们玩游戏一样,赢家同意将赚回的筹码奉还给输家,游戏却继续进行。”  鲁夫精彩深刻地描述了储备货币国家和非储备货币国家所处的不平等地位。40多年后的今天,此种不平等地位变本加厉。  苏联学者瓦西里·列昂捷夫在1974年说:“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国家乃至有胆识的企业家和银行家都使用或滥用铸造货币的特权。美国政府尤其如此,它长期让不可兑换的美元充斥其他国家。它之所以能够这么做,根本原因是它有足够的信用、有足够的实力。”列昂捷夫强调“足够的信用、足够的实力”,客观中肯、引人深思。毕竟,美元霸权和历史上的一切货币霸权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今天我们仍然要仔细思考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美联储敢于放胆制造伯南克泡沫?为什么美国能够肆意放纵美元吸金大法去“掠夺”世界各国财富?就连美国学者自己也问:为什么美元霸权能够如此嚣张?为什么欧央行、英国也能够享受与美国类似的特权?  某种程度上,三个地区都能够操纵货币金融霸权来转嫁危机负担,都能够滥用货币金融特权来转移世界财富。三个地方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它们都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地区、是世界金融中心、是老牌金融帝国主义强国、是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相结合之垄断资本的发源地。  有几个数字可以概括当今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两个75%、一个80%、一个90%”——美元和欧元加起来,占全球外汇交易总量的75%、占全球债券发行量的75%;占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的80%;占全球中央银行外汇储备总量的90%(美元64%、欧元26%).  英国和英镑也不可小视。英镑储备货币地位虽然比不上美元和欧元,伦敦却是世界主要金融中心,某些指标甚至超过纽约,居世界第一。  根据最新统计数据,英国银行体系存款余额与GDP的比例超过400%,居世界第一,主要原因就是英国银行体系吸收了大量全球资金。英国许多银行都是国际著名大银行,譬如汇丰银行、渣打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资本。它们的资金、收入和利润主要来自英国本土之外。  美国、欧元区和英国堪称全球货币金融三巨头。分析它们的整体资产负债表就会发现,美国、英国、欧元区就像真正的世界银行那样,凭借储备货币和金融中心地位,以极低利率(成本)吸收全球资金(存款),然后转手到世界各地去投资高收益资产。  截至2010年底,美国海外资产20.315万亿美元,负债22.786万亿美元,净负债2.471万亿美元。虽然负债累累,但每年美国却都赢得巨额净收益。原因是,美国海外资产之收益率远超过负债成本(平均3个百分点以上)。美国海外资产近80%是高收益直接投资,负债近80%却是国债和公司债,成本极低。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短期国债收益率几乎为零,全球资金却依然趋之若鹜,相当于世界各国免费把资金给美国人使用。  欧元区与美英类似。英国GDP排名已经落到世界第七,金融地位却依然高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它让笔者想起法国年鉴派史学大师布罗代尔的一句话:货币金融霸权总是非常长久。  储备货币地位给美国带来多大利益?很难测算,单凭他们可以随意印钞票救银行、救企业、救政府,大肆为赤字融资,单凭超过5.5万亿美元的外国资金以极低代价借给美国人使用、替美国人的军事开支埋单,你就可以想象储备货币和金融中心利益有多大。  假若美国不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国家,遇上2007、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美国早就破产了,许多金融企业早就完蛋了。然而,伯南克可以泰然自若地肆意滥发货币来应对危机,全世界资金滚滚流入美国国债市场。去年8月标准普尔下调美国主权信用级别,举世哗然,结果美国国债收益率不升反降,2011年底,美元甚至变得比黄金还“牛”,比黄金还“贵”,比黄金还“安全”。  谁能够占领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和全球的货币金融制高点,谁就能够利用或滥用货币特权为自己牟取巨大利益。货币体系的本质是购买力创造机制,是收入分配机制,是财富转移机制,是价格决定机制。相应地,国际货币体系就是国际一般购买力创造机制,全球财富和收入分配机制。它决定了全球经济体系的价格结构和价格权力。谁掌控国际货币体系,谁就可以创造国际一般购买力去购买全世界,谁就可以操纵全球价格体系将世界财富据为己有。  我们总是习惯从贸易结算、汇率制度、货币政策、储备资产等角度去观察国际货币体系,很不完全、非常错误、非常危险。金融危机教会我们从国际战略角度、从全球财富和收入分配角度、从国家兴衰角度、从大国竞争角度去观察国际货币体系和全球价格体系。  全球价格体系从来就不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价格体系。经济学教科书给人的印象似乎是:白菜、萝卜、鸡蛋、韭菜的价格与石油、铁矿石的价格没有什么两样,与货币、公司股权和债券的价格没有什么两样,好像全球价格体系是一个公平的体系,大错特错。  世界价格体系从来就是一个金字塔体系,金字塔的顶端是储备货币的发行,它决定了全球流动性总量和价格水平;第二层是全球债券市场,它决定谁有能力和以多少代价获得全球资金;第三层是全球股权价格,它决定各国公司和企业的价值;第四层是全球战略资源价格,即通常所说的大宗商品价格;第五层才是最终商品价格。  谁能占领货币金融制高点,谁就能掌控和操纵全球价格体系为自己利益服务。全球经济金融的制高点就是储备货币和金融中心。谁掌握这两个东西,谁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数百年独领风骚。17世纪的荷兰阿姆斯特丹、18~19世纪的英国伦敦、20~21世纪的美国纽约,皆如此。

御庭国际公寓

松河瑞园装修效果图

简约装修案例

金地明悦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