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遭遇在没有爱的世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2 12:05:31 阅读: 来源:铁丝网厂家

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

22年前一个寒冷的下午,刚出生47天的我在舅舅的怀抱中第一次回到了我在沈阳的家。当时,我未婚的母亲刚满20岁。她18岁的时候,姥爷拿钱送她去日本学习,结果她却和她的日本同学生下了我。因为父亲是家里惟一的儿子,有钱的爷爷不愿意承认妈妈的身份。在妈妈的授意下,舅舅飞赴日本把刚刚能睁开眼睛的我抱回了他在沈阳的家,我就这样被我的亲生父母抛弃了。

舅舅家是个普通的三口之家,儿子才两岁,住的地方也不大。舅妈趁舅舅出去给我们买奶粉的工夫儿,托人到街道把我的名字写在了她家户口簿的最后面,舅舅也主动去为我交了超生罚款。从此,舅舅和舅妈就成了我的爸爸妈妈,他们的孩子也成了我的哥哥。

我和哥哥在这个普通的小家庭里一天一天地长大,爸爸妈妈给予了我们相同的爱,让我们相处得和真正的亲兄妹一样。这样的幸福生活一直到我8岁的时候宣告终结。那年哥哥10岁,一天我们在院子里玩,突然一辆自行车朝我们冲了过来,哥哥把我挡在身后,自己却被那辆车撞倒去世了。妈妈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而病倒,卧床休养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渐渐地恢复过来。

那个时候我已经13岁了,我能感觉到爸爸妈妈比过去更爱我了,但我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份双重的爱,舅妈就把我的身世告诉了我,这时我才知道,我原来是个被亲生父母寄养在舅舅家的孩子,我的亲生父母只是每个月邮一些钱来抚养我,但我的养父母却为此失去了他们惟一的儿子。

从那时开始,我的心里就充满了内疚,总觉得我是这个家庭里多余的人,要不是因为我,哥哥就不会死。一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把舅妈放在抽屉里的药一股脑儿地塞进了嘴里,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舅舅舅妈及时发现了这一切,把我送到了医院。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他们心疼的样子。他们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说是因为考试没考好。其实在我心里充满了恐惧和问号: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不要我了?他们怎么不来看看我?他们会不会回来接我?

出院后,我偷偷地买回了日语书和磁带,开始在业余时间学起了日语。我期待有朝一日,我的亲生父母会来接我,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亲生父母成了我的噩梦

关于我亲生父母的一切消息,我是在后来听舅舅和妈告诉我的。我在日本的爷爷于1984年年初去世,父亲继承了爷爷留下的一个公司和一大笔遗产。三个月后,我的亲生父母在日本结婚了。他们不知道,他们当初遗弃的女儿如今已经上了大学,身材修长,外貌秀美,还有了自己的心上人。

繁塑(化名)是我大学音乐系的同班同学,我们相恋有半年的时间了。他的琴弹得不错,我的歌声只有在他的伴奏下才能展现得完美。更重要的是,他让我的心里有种时刻被保护着的感觉。

突然有一天,舅舅递给我一封妈妈邮来的信,信上说我的亲生父亲得了重病,他想见见我,随信邮来的还有一张往返机票。来不及告诉繁塑,我简单收拾了行李,告别了舅舅舅妈,登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在飞机上,我用一把小剪刀把额头的刘海剪成了电视里日本女孩子的模样,我希望这样可以让他们更喜欢我。

到了日本,在一幢豪华的别墅里,我终于见到了我的亲生母亲和身体正在恢复中的父亲,还有一个小我两岁严重智障的弟弟。母亲的样子看起来还算熟悉,但态度却冰冷,甚至没拉一下我的手问问我有没有想她或是累不累,只是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就让佣人们去安排晚饭了。

在那里住了两天,我几乎什么都没吃,除了那些吃不惯的日本料理让我厌恶之外,父亲瞅怪物似的眼神、母亲满嘴的日本俚语、别墅里众多佣人在我身后指指点点的情形让我终于认识到,在这里,我根本不可能找到自己梦想了20年的亲情,我渴望爱渴望温暖的怀抱,渴望一个关心的眼神,可是却没有人理我。我根本就不属于这里,他们也不再属于我了。

一刻也不能多留了,我开始悄悄地收拾行李,三个佣人在楼梯口用日语说我是没教养的野丫头。她们以为我不会日语,我的鼻子有点儿酸了,积压了许多天的愤怒终于发泄了出来。我抄起这两天喝过后剩下的空酒瓶拼命地冲上楼梯,用日语大声地骂着我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脏话。这个时候,我那个日本父亲突然出现在楼梯口,他一拳挥向了我,我从楼梯上滚落,失去了知觉。她给了我生命,却让我失去一切

我终于回国了,额前还梳着那个日式的刘海,那是用来遮挡我额头上的那块黑紫色的疤,那是一个父亲赐予他亲生女儿最刻骨铭心的礼物,且终生无法褪去。

回到我在沈阳的家,我看到了舅舅舅妈幸福喜悦的泪水,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我会不回来。那一刻,我发誓再也不会离开舅舅舅妈身边,我疯地踩烂撕碎了所有的日语书和磁带,我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说一句日语,也永远不会想念那些在日本的陌生人!

我没有告诉繁塑自己的身世,我害怕这会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在我回国之后,他每天陪在我的身边,已经成了舅舅舅妈之外我最亲近的人。他爱我爱得痴迷热烈,我爱他爱得安静执着,我打算等大学毕业之后,和繁塑一起去北京组织一个乐队,开创我们自己的世界。

可是没想到,这一切成了泡影。

在这个秋天到来的时候,那个日本女人的信又一次像噩梦一样不期而至。她在信里说我的亲生父亲病危,要我马上飞到日本去继承遗产,然后永远留在那里。在我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时候,她又不断地打回电话,催我尽快动身。她告诉我,继承遗产的事情很急,我那个智障的弟弟是没有继承权的,如果我不回去,她丈夫在外面养的几个女人生的孩子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遗产继承人,她就会失掉公司,损失所有的财产。

我本来是不想去的,但这个消息却让我的舅舅舅妈深深地陷入了为难当中,尤其是舅妈,我们不仅是真正的母女,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她了解我所有的想法,就像我能洞察她的心思一样。他们舍不得我,却也不想让自己的亲妹妹在异国他乡流落街头。看见已经熬出白发的他们为此悄悄地落泪,我好心疼,可我又能怎么办呢?在万般无奈之下,我终于忍不住把我所有的秘密全都告诉了繁塑,然后问他能否接受这样的我,他笑着说我在骗他,他不相信。

连他都不相信我了,还有谁能帮我呢?

我离家出走了,我不敢回家面对舅舅舅妈为难的样子,日本那边的生活费从上个月开始就没再收到,繁塑也在电话里向我提出了分手,他说我是个骗子。我了解他,他一定是不愿意接受我这样一个出身复杂的女孩子做他的终身伴侣。

我就这样被全世界抛弃了。这一生我只爱把我养大的舅舅舅妈,但是这份爱却让他们在痛苦中煎熬了多年;我恨那个女人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错误地生下了我,最后又把我作为保全她名誉地位的工具。是她的自私、冷漠和无情,让我孤独地在没有爱的世界里无声地哭泣。

阿阳手记:

毫无疑问,阿四面对的世界要比我们平常看到的复杂得多。然而,这一切却不是她的错,错在她的生身父母如此狠心,错在她的男友如此不懂得体谅。阿阳想说,既然没错,何不勇敢地回面对生活?选择为真正爱你的人付出,总比一个人默默承担痛苦要好得多。重新快乐起来吧,为了爱你的养父母,也为了你自己。

交互前端是什么

常用php框架

Web App开发实战

html5菜鸟教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