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村危房改造资金去哪了村民上了名单没看到钱关键

发布时间:2019-09-14 15:20:09 阅读: 来源:铁丝网厂家

农村危房改造资金去哪了:村民上了名单没看到钱

“网上显示我家领了8000元危房改造补贴,为啥根本没收到?”

“真正需要改造的困难户,房子没有得到改造,为什么还上了补助名单,也没领到钱?”

“补助资金到了一折通上,为什么当天就被转走了?”

……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接到湖北省枝江市部分村民举报称,作为近年来中央大力推进的一项惠民工程,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根本没到农户手中,涉及金额达数百万元。

记者赶赴枝江展开调查,发现当地危房改造补助资金使用情况问题重重。

上了补助名单却没看到钱

官土当村是湖北省枝江市问安镇的一个普通乡村。几个月前,村民张勇(微博)(化名)上网时无意中看到的一份补助金名单搅动了平静的村庄。

这是一笔农村危房户改造及灾后重建资金分配信息,来自湖北省财政与编制政务公开网(以下简称“财政公开网”)。

名单显示,该村共有46户村民获得补助金34.35万元,每户6000元至7500元不等,拨付时间为2012年12月12日,张勇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

此前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项目,自家也从没接到过这笔钱,张勇惊愕不已。

他随后找到多户乡邻询问,得到的反馈都是“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没拿到过这笔钱”。

根据财政公开网上的这份名单,记者走访了官土当村部分村民。

名单显示,拨付到村民程忠伏家的补助资金为7500元,他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根本没听说过有农村危房补助这回事”。

他的惠农直补存折中有粮补、直补、综补等名目和拨付金额,却没有“危房改造”和该金额的相关记录。

在这份名单上,程忠伏还发现了父亲程咸林的名字。网上显示,其父也于同一天有7500元危房补助金“到账”。

程忠伏说,父亲的直补存折一直由他代管代领,从没见有这笔钱入账。

在该村村民郭之清与李学常家,得知网上显示2012年年底自家有7500元补助金,他们也十分诧异。

郭之清与李学常的直补存折显示,没有2012年12月12日到账7500元的记录。

对着这份受助名单研究了几遍,村民们充满了疑惑。

他们反映,这些年当地风调雨顺,未受灾害,名单上乡邻的房子,大部分算不上危房。

补助名单上的困难户危房没改造

财政部《中央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2011)明确规定,中央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支持对象为,居住在危房中的农村贫困户,优先支持农村分散供养五保户、低保户、贫困残疾人家庭等贫困户危房改造,危房要进行等级鉴定。

在枝江市七星台镇兴隆山村一组,财政公开网公示的多名“受助”村民表示,自家房子这几年都不是危房,存折也无补助资金入账,更没收到现金。

这两年,村里只是派人把靠近村口的几家外墙粉刷了,顶多换点瓦,贴点瓷砖,但这些需住户自己掏钱。靠近里侧的两户居民房子真正需要改造,向村里申请了却“没有下文”。

村民陆啓洲家是该组少有的老旧砖瓦平房,在众多的楼房包围中有些突兀。陆家房子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而今墙体斑驳,屋顶凹陷。

邻居介绍,陆啓洲家房子横梁断了,他向村里反映房子需要翻新,但村里让他自掏两万元,由村里帮忙整改,陆拿不出钱,此事便不了了之。

离陆啓洲家不远,是72岁的刘天才和老伴的住处。屋内墙壁上,一条用水泥修补过的、5米长、宽处可塞下小孩拳头的裂缝清晰可见。

刘天才介绍,建造时差钱,房子盖得比较仓促,没几年就出现了裂缝,一下大雨屋顶也漏水。他曾向镇里申请危房改造,后来村里补给他500元,他只好自己用水泥简单处理了一下。至今,房子遇大雨仍漏水,老两口住得担惊受怕。

不过,受助名单上,2012年12月12日,陆啓洲与刘天才分别被“拨付”7000元、8000元。

面对记者,刘天才与老伴拿出直补存折伤心感叹,“钱到哪里去了?”

在问安镇郑家井村,情况更加让人匪夷所思。

财政公开网显示,该村2012年“农村危房户改造及灾后重建资金”71户受助村民中,几乎全部集中一组,多达70户,每户均于当年12月12日以存折的形式被发放7500元。

按照《湖北省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这就意味着,该村的危房主要出在一组,而且危房鉴定等级一致。

上了补助名单的村民杨绍良、唐家国、郑发红、郑明伦等多人向记者出示了自家惠农直补存折。

存折显示,2013年2月6日每户收到7500元危房改造资金,但同时于当天被取出。

村民均明确向记者表示,这笔钱不是他们取走的。

相似的一个细节,被郑家井村与兴隆山村多名村民回忆起来:当年,他们的直补存折、户口本、银行卡均被小组长收走过,其后还有部分村民的密码被索取。

村民质疑,他们的住房信息“被村里卖了”,钱却不知流向何处。

村委会:改造资金用在新农村建设

村民的名字是怎么上了补助名单的?钱为何没到村民手中?这些问题,让官土当村、郑家井村、兴隆山村的村民疑虑重重。

郑家井村村支书郑来成对记者坦承,该村将危房改造的钱,用来做了“新农村建设”。

郑来成说,2010年该村开始新农村建设,前期上级拨付有配套资金,后来资金取消,“只好通过危房改造资金补位”。

他介绍,2012年,该村按照每户7500元的标准,向上级申请危房改造资金,得到拨款信息后,“村里将到农户账上的补助资金统一收上来”,确定用于该村一组新农村建设整体推进,包括拆牛栏,硬化水泥路等。沿线房屋改造的瓷砖、涂料、瓦由村里统一购进。

郑来成说,70户中只有几户是危房(后又改口称有一半),但如果只申请、改造这几户,“整体没看相”,村里统一收集整理申报资料,申请资金,并最终将资金“回笼”。

在七星台镇兴隆山村,财经主任何朝云也有类似说法。

他介绍,2012年该村共有47户村民,得到了危房改造补助指标,“全部集中在一组”。当时,市住建局在该村驻队,通过争取,该村拿到了镇里同批危房改造指标中的绝大多数指标,原因是“上面认为整个镇里没有集中建设得比较好的村”。

何朝云称,领导视察村里某小组后认为,该处基础设施太差,户数太多,改造压力太大,最终决定对村一组集中整治。

何朝云坦言,47户中,只有一部分是危房。但既然拿到了指标,村里就按照靠近主干道原则来分配,而不是根据哪家困难、需要改造来分配。

考虑到要集中改造,该村决定,请财政所将47户的改造资金统一打到村财经主任何朝云账上,由何朝云请施工队统一施工。

何朝云回忆,当时组里靠近里侧的有几户没有改造,原因是指标有限,“顾不上了”。

此外,指标内还有两三户由于房子太破旧,预计改造资金“超标”太多,村民个人不愿另外筹钱,“没协商好”,所以才没改造。这几户指标“多”出来的钱,用来改造了进组的一座桥。

据称,改造完毕后,领导来视察,不是很满意,为“看起来好看些”,该村又补种了风景树、安装了栅栏,还把靠近马路两户的猪棚粉刷了。

何朝云还透露,这两年,村里有的危房住户,申请了也不一定能批下来,因为指标都被压缩了。

按规定,农村危房改造有一套严格程序,包括申请、评议、审核、批准、公示等。其中,由农户上报申请材料后,镇一级城建部门组织专家鉴定危房等级,出具鉴定报告。此外还有公示,工程验收等,最终,补助资金应直接发放到村民存折上。

补助资金为什么没到村民手中?这些程序都履行了吗?

7月22日,在问安镇村镇建设服务中心,一名蔡姓主任回应称,“补助名单确实由我们登记造册,钱是通过财政发下去的。”

蔡主任介绍,该镇危房改造工作也存在一些“实际情况”——按照上级前期分配的危房改造指标,镇里要完成任务,有的农户家房屋改造条件不成熟,或当年没有改造的,“我们也把他们的名字登了上来。”如果这些农户不改造房屋,用他们的指标申请下来的钱,村里就统筹安排给别的农户。

该镇一名干部介绍,一些地方的资金挪用,的确不是村一级私下行为,市里面有相关会议指示精神,“主要为了加大高速沿线的新农村建设。”

他就此解释,一个大背景是枝江很多村落处于前往宜昌三峡的高速沿线,前些年新农村建设相对滞后,领导或游客多有批评,地方感到了压力。

他证实,在村一级操作中也的确出现了问题,因为危房专项资金使用问题,官土当村村支书日前被纪委处理。

住建部门:“鉴定面太广”查不过来

按照《中央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用途,应为农村危房翻建、新建和修缮加固等支出,专款专用。

然而,在枝江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村镇建设科,一份该市《2012年第三批农村危房改造指标分配表》显示,问安镇95户补助资金,全部用于汉宜高铁沿线综合整治项目。七星台镇、安福寺镇、仙女镇等也存在类似情况。

据科室负责人介绍,前期农户对危房改造不是很积极,为了完成上级分配下来的改造指标,该市决定将危房改造与村庄整治建设相结合。于是,危房改造的资金部分被挪用于新农村建设。其中,2012年第三批400户,用于支持汉宜高铁沿线、宜居村庄、四化同步建设和村庄集中整治。

他介绍,危房改造资金不通过住建局,而是通过财政下发,再拨到农户卡上。在操作过程中,部分村庄集中将钱收走,可能是“为了提高效率集中整治”。

至于危房鉴定与材料核查,这名负责人表示,涉及面太大,不论是该科室还是村镇建设中心,人手太少,技术也不到位,请专家鉴定操作起来也不可能。

对于部分村庄将危房改造资金挪用来修桥,有住户名字出现在受助名单上、房子没被改造等情况,他表示,“这些是违反规定的。”

令人费解的是,2012年同时出现上述现象的兴隆山村,当时正是该局驻点工作的村庄。

该局主要领导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危房改造工作中,如果村一级统筹建设,“工作可能确实有偏差”,该市已问责其中一名涉事村支书,针对有的村将危房改造补助农户存折收取,钱集中使用的情况,该局将进行深入调查;该局也正在研究探讨,积极整改。

7月24日,记者沿汉宜高铁枝江境内走访看到,沿线不少村落房屋,外墙被统一刷白。在其中一个村,居民指着一栋新盖的两层洋楼介绍,簇新的楼房也要“被改造”,接受外墙统一粉刷。

距离高铁轨道约200米处,一处平房面向高铁线路的一边,外墙也被粉刷一新。

不远处,一列列动车疾驰而过。车上的乘客不会知道,视线范围内的这栋表面看起来美观的平房,其实已十分老旧,背面的一侧墙面,裸露着原本发暗的红砖,整体看来显得很怪异。

胭脂鱼养殖视频http://www.novmv.com/scyz/yzy/

球兰批发http://www.jdhsh.com/hhzz/ql/

个人写真旗袍http://www.krhzp.com/qpxz/

新疆驴养殖视频http://www.novmv.com/jcyz/xjl/

相关阅读